记一次有意义的登山活动:徒步危地马拉Acatenango火山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在Latitlán湖区休憩了整整一个月后,我们来到了美丽的危地马拉故都: 安提瓜,目标是打卡本次危地马拉之行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地: Acatenango火山。

危地马拉地处北美大陆的南端。在地质板块构造图上,它是北美板块,加勒比板块和科科斯板块的交界点。处在这样一个地质运动极为活跃的地理位置,危地马拉注定是一个多火山地震的国家

然而,正如老夫子所言“祸兮福之所倚”,火山的存在既可以是一种天灾,也可以从很多方面造福人类,在掌握了各个火山的习性后,聪明的危地马拉人民把其中的一些开发成了本国最吸引人的旅游景点,而今天要跟大家聊的Acatenango火山徒步,就可谓是危地马拉旅游业的金字招牌之一。

打开谷歌地图,我们不难发现,就在安提瓜西南方向16公里外的地方,有两座巨型火山锥体紧紧地依偎在一起,靠北的一座名叫Acatenango火山,是一座已休眠的死火山;而靠南的这一座名为Fuego火山,“fuego”西班牙语中意为火焰,从名字我们也不难猜到这是一座活火山。

image.png

据相关史料记载,Fugeo火山从西班牙殖民者入侵之时就处在活跃的喷发状态,巧妙之处在于,这座火山历史上大型的喷发只有寥寥数次,然而小型的喷发却是数百年连绵不断,每10-20分钟就会有一次。

两座火山的顶部相隔仅仅4公里左右,也正因为两座火山如此微妙的距离设定和Fuego火山奇特的喷发习性,让近距离观赏活火山喷发成为了可能,游客们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攀登几乎没有危险性的Acatenango火山,并以它为观景台,观赏略具危险性的Fuego火山,正是由于两座火山的完美配合,才造就了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旅游景点。

之所以给“简单”二字加上了引号,是因为攀登Acatenango火山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今天这篇文章主要就是想记录并分享下我们新鲜出炉的徒步观景体验。

安提瓜市内几乎所有的旅行社都会提供Acatenango徒步的二日行程,价格在300-600 Queztales(危地马拉货币Queztales,简称Q,1Q约等于8毛人民币)不等,区别在于营地位置,装备质量,伙食质量,导游素质等因素。经过多方对比,并参考了B站“游牧夫妻”发布的体验视频后,我们选择了网上评价很好,且性价比极高的CA Travelers。

根据CA Travelers 的老板Farah介绍,疫情之前她的旅行社每天都会发一个不少于20人的Acatenango登山团,然而现在每周最多只能发三团,而且每次也就十来个人。

疫情对于全世界绝大多数地方的旅游业的打击都是非常沉重的,然而对我们这些相对胆儿大的游客而言,则意味着可以降低热门景点游客煮饺子的概率。

选择CA Travelers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家提供的装备是最全的: 首先,全套的露营装备已经在山上等着我们,除了露营装备外,CA还提供3L装的骆驼水袋,防寒手套和帽子,雨衣,紧急求生毯,美味营养且量管够的3餐。另外,如果你像我们一样没有随行携带登山背包,登山鞋,厚外套这些户外装备的话,CA也可以免费提供租借服务。当然,因为数量有限,找不到合适尺码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自己有准备最好。

image.png

6月底,7月初正值危地马拉雨季的顶峰,出发之前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上山的过程中会下雨,雨水不但会极大增加攀爬的难度,也会打湿身上的衣服,不用想都知道穿着湿衣服在近4000米海拔的寒冷山顶露营会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然而出行当天,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早起来就开始嘀嗒小雨,在坐车从安提瓜前往出发点的路上,雨越下越大,等到我们快要下车的时候,雨丝毫都没有减小的意思。

我们同行一共八人,在和我们的向导Gerson短暂商议后,大家决定还是不等雨停,穿上雨衣尽快出发。

image.png

攀爬路途的第一段是十分陡峭的,我们虽然不用背露营装备,但是随身携带的水,食物和备用衣物加起来也至少有十公斤重,同行的3个以色列女孩都选择了花150Q雇佣挑夫来帮她们把随身装备带上山,而我和太太出于些许的尊严和倔强,决定自己硬扛。

穿着不透气的雨衣,顺着倾角不小于30度的山坡负重前行,我们没走多久就开始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这时候看着3个轻装上阵的以色列女孩,知道后悔药已经没得吃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上。

出发大概20分钟后,雨渐渐停了下来,向导Gerson告诉我们,头两个小时的路是最难的,把这段路挺过去就会轻松很多。幸运的是,身上的衣服大部分还是干的,只有鞋和裤筒底部略被打湿。

大概走了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景区的真正入口,需要在这里购买门票。根据旅行社老板Farah的介绍,Acatenango火山的登顶线路同时由当地的两个社区运营,因此上山的游客需要向他们分别缴费购票,但是其中的一个社区只在周末才会出现,所以如果你是在非周末爬山,就可以省下60Q的费用,只需要向其中的一个缴纳50Q即可。我们这次选择周三上山,不但避开了周末的人流,也算是捡了个门票的小便宜。

买过门票后,我们又沿着蜿蜒的山路艰难爬行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到达了午饭休息点。CA给准备的午餐是鸡腿饭。饭虽然已经凉透了,但是负重爬山两小时后,我们早已饥肠辘辘,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大盒饭打扫得干干净净。

再次上路,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初级错误: 吃多了。大量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胃部,再加上海拔逐渐升高,空气含氧量降低,虽然山路的坡度有所减缓,但是感觉爬行的难度比午饭前只高不低,以至于走几分钟就必须要停下来缓解下呼吸和心跳的节奏。

就这样走走停停大概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登山行程的最后一段,这一段主要是要沿着一条环山的相对平缓的路,绕行到Acatenago火山正对Fuego火山的方向,也就是我们的露营地所在位置。

可能因为身体已经渡过了疲劳极限,加上这一段路相对平缓,且沿路风景极佳,大家的眼神中明显又浮现出了希望。

在这条路上走了大概40分钟后,Fuego火山慢慢映入了眼帘,并且时不时就会吐出一个长长的烟柱,像是在跟我们打招呼一般,向导Gerson告诉我们,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达营地了。

image.png

几乎所有旅行社的营地都建在正对Fuego火山的半山腰上,位置和视野的好坏从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团费的高低,CA Travelers的价格虽然不贵(每人350Q),但是我觉得我们营地的位置还是无可挑剔的。旅行社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7顶3人帐篷,如果是单独报名的游客可以独享一个帐篷,情侣两人共享一个,帐篷里内置了防潮垫,海绵垫和-6度的睡袋。

到达营地后,向导在露营区旁边生起了篝火,开始烧水为我们做热巧克力暖身回血。

此时此刻,Fuego就在我们面前大概4公里之外,火山尖上一直笼罩着一层薄薄的云盖,大概每10-15分钟就会伴随着雷鸣般的巨响,吐出一根像核弹蘑菇云一般的黑色烟柱,甚是壮观。但是我们都知道,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因为在日光下火山喷出的熔岩是不可见的,所以只能看到黑烟,等到夜幕降临,我们方能欣赏到Fuego即将为我们上演的烟火大戏。

image.png

除了Fuego火山外,我们还能清晰地看到远处Agua火山,和更远处另一座也在喷发的活火山Pacaya火山,它们仿佛一个个矗立在地表戳破云海的黑色尖刺,此时山脚下的村落华灯初上,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甚是壮观。

image.png

天色逐渐暗下来,气温也随之骤降,我们一行人都把包里能穿的衣服都拿出来套在身上,依然冷得瑟瑟发抖,只能围坐在篝火周围取暖。

大家都在耐心地等待Fuego的夜间喷发,然而天公不作美,突然出现的一团大雾彻底将面前的Fuego遮盖,而且一直到夜里9点都没有散去的意思。在近4000米海拔的高山上,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天气的不确定性。考虑到第二天早上3点半还要起早登顶观日出,我们都决定早点洗洗睡了,而且外面的气温实在是太冷了,钻进睡袋里面兴许可以暖和一些。

我属于那种比较认床的人,虽然CA准备的露营装备已经算是非常豪华舒适了,我还是觉得睡起来不大得劲,而且一晚上外面时不时传来的火山轰隆隆的巨响和雨水落在帐篷上的噼噼啪啪,让我一晚上都未能安稳入睡。

大约凌晨3:10分的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彻底把我震醒了,隐约感觉连地面都在震颤,打开睡袋的拉链,只见昨晚的大雾已经完全散去,Fuego火山口喷涌而出的红色岩浆包裹了整个山尖,作为地质专业出身的我,人生中第一回亲眼看到了火山喷出来的岩浆,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image.png

考虑到再过半个多小时就要启程登顶了,我们索性爬出睡袋,穿好衣服,在等待别的同伴起床的同时期待另一次Fuego火山的喷发。然而直到我们出发之时,像3点10分那一次规模的大型喷发都没能再次出现。这火山的习性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大约4点的时候,我们一行人终于装备齐整,准备向Acatenango火山的顶峰进发,在那里我们能有更好观赏日出和Fuego火山的视角。

我们的营地海拔3600米左右,而Acatenango顶峰的高度将近4000米,意味着我们要爬升至少300多米的高度,坡陡不说,而且有近一半的路程是在松动的火山砂砾上面行走,每走两步就得滑下来一步,再加上高海拔氧气密度低,用举步维艰来形容毫不夸张。

值得庆幸的是,在我们向上爬的头半个小时,Fuego火山一直都处在我们身后的视野之中,而且出现了几次非常剧烈的喷发,这也是我们能够在黑暗中欣赏熔岩喷发的最后机会,Fuego没让我们失望。

天要蒙蒙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Acatenango火山的东坡,这时候Fuego火山已经完全被Acatenango的山体遮挡住了,远处的天际线有如一道红色的裂缝,将天地分隔开来,黑暗中Agua火山的巨型锥体隐约可见,山脚下是一个个闪烁着灯光的村庄,景色蔚为壮观。

image.png

继续向上,山上的植被开始逐渐消失,直到只剩下黑色的火山砂砾和一些荧光绿色的苔藓,我知道我们即将要到火山顶部了。

早上5点半左右,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耀下,我们终于登上了海拔3972米的Acatenango火山顶部。此时的天空万里无云,站在有如黑色大碗的火山口上,我们能同时看到南面正在剧烈喷发的Fuego火山,东面的日出和Agua火山,西面Acactenago火山硕大的三角形阴影,北面的Latitlán湖。

image.png

同行的美国小伙Chamad说这是他第二次爬Acatenango火山,两周前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山顶被大雾笼罩,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们能在危地马拉雨季的遇到这么适合观景的好天气,也算是人品爆棚了。

向导Gerson特地为我们准备了一大瓶开水,给每人都泡了一杯热茶,坐在山顶,喝着茶,看着美丽的风景,这一刻感觉登山过程中吃到的苦头都值了。

下山的过程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轻松,从山顶到营地的路几乎是顺着火山砂砾溜下去的,满鞋都灌满了黑色的火山砂砾。而从营地到山底的这条路,则对我膝盖提出了十分严峻的考验,在很多坡度较陡的地段,我只能倒着走才能减轻一点膝盖的疼痛,在下山的途中无数次感叹: 自己昨天到底是如何背着十几公斤的东西爬上去的?

终于在中午12时许,我们一行回到了山脚的出发点,整个Acatenango火山登山之旅也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如果你也有兴趣在未来挑战Acatenango火山,请收下我下面的几条贴士:

  1. 选一家靠谱的旅行社,例如CA Travelers。

  2. 尽量多带一些保暖性好且重量轻的衣物,例如羽绒或者厚抓绒。

  3. 出发前和旅途中要适量摄入一些电解质避免爬山过程中出现脱水。

  4. 穿一双舒适合脚且抓地力强的登山鞋/运动鞋。

  5. 带一个能捕捉夜景的手机/相机用来在夜晚拍摄火山喷发熔岩的景象。没能捕捉到夜晚熔岩喷发的动态影像大概是我本次行程最大的遗憾。

  6. 出发前山下有人出租木质登山杖,5Q一根,这个钱一定不要省,相信我。

最后, 我猜一些朋友读到这篇文章,心里肯定会浮现这样的疑问?危地马拉现在疫情控制怎么样了,不怕得新冠么?听说危地马拉的谋杀率很高,会不会很危险?离活火山那么近,会不会被突然出现的大爆发活埋?等等,在这里我想引用最近我在推特上看到的一段话作为统一回应:

image.png

粗译: 你活着的每一天都不可能100%安全,因为在目前的科技条件下,人死的概率是100%,只是早晚的问题。主动选择不做任何有风险的事情看似是一个稳妥的选择,但是这样的人生就算再长又有何意义?

人生苦短,I choose danger.

本文系Jarod Zhang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坚持原创不易,你的打赏和转发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数字游民部落致力于推广目前在全世界日益流行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和Lifestyle Design的方法和理念。

数字游民知识星球是目前华文圈最权威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设计主题社群,最大的数字游民/远程办公/环球旅行中文资源库,云集环球旅行,远程办公,自由职业等各路达人大V。长按下方二维码加入数字游民知识星球,开启你的生活方式设计之旅。

image.png

微信公众号:数字游民部落

Comments (1)

T.J.'s photo

今年還去MX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