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躺平"的国家是如何防疫的 - 记疫情期间我在5国的旅行体验

那些"躺平"的国家是如何防疫的 - 记疫情期间我在5国的旅行体验

Jarod Zhang
·Apr 9, 2022·

Subscribe to my newsletter and never miss my upcoming articles

最近一段时间上海爆发的疫情,让国内防疫政策应该躺平共存还是坚持清零的有关讨论到达了顶点,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我对这个议题其实并没有很明确的选边。但我想我可以把我自己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在5个不同的『躺平』国家旅居经历写下来,给大家提供一些新的视角。

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咖啡三角的首都 - Manizales

我们到哥伦比亚的时候是2020年2月份,那时候整个南美大陆只有巴西发现了一例,其余国家还都是净土的状态。然而,他们显然并没有把防疫这件事太放在心上,从麦德林机场入境的时候,边检人员只是象征性地问了我们在过去14天内是否去过中国。

可是那个时候,病毒明明已经开始在中国周边国家和欧洲都有传播的迹象了,单单只是筛查到过中国的人显然是不够的。

果不其然,在短暂享受了几个星期的净土状态后,哥伦比亚人终于在3月初的时候收获了他们的第一例新冠阳性病例,并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采取了一系列看似非常雷厉风行,甚至略显过激的防疫政策,例如关闭海陆空边境,关闭除超市外所有商场,商店,餐厅,宵禁,等等。

我们也就此开始了在麦德林长达5个月的封城居家隔离生活。具体细节我曾经在几篇数字游民哥伦比亚麦德林封城日记中有详细记载,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我不能说哥伦比亚政府没有为防疫做过努力,相比周围的其它的拉美国家,哥伦比亚实行了最为严格,且时间跨度最长的封禁政策,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连毒枭和左翼反动游击武装都搞不定的弱政府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然而如此严格的防疫政策非但没有防住病毒的传播,还让很多个体商户和底层打工者不堪重负,一些住在城市边缘的贫民家庭甚至在自家房顶支起了白旗(据当地人说这代表这家人揭不开锅了)。

在重重经济和社会舆论压力下,哥伦比亚政府最终也只能举手投降。大约从2020年9月份左右开始,哥伦比亚国内关于防疫的努力已经进入装样子形式主义状态,人们能做的最后努力也仅仅是象征性地在室内戴口罩,在手上涂消毒液而已,但是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此时哥伦比亚政府依然倔强地坚持着封锁边境政策,这也意味着我们依然无法离境去别的地方。

2020年10月份,在双双感染新冠并痊愈后,已经在麦德林『囚禁』了半年多的我们决定借此机会游览一下哥伦比亚的国内一些景点名胜。一路南下走访了哥伦比亚咖啡三角,又在麦德林东部,大毒枭Escobar生前拥有多座行宫旅游胜地的瓜塔佩短暂驻足。之后我们从麦德林直飞北部加勒比海岸海滨度假胜地的Santa Marta,并以这里为起点一路向东,途经海滨嬉皮小镇Palomino,火烈鸟栖息地Camarones,最终一路到达了南美大陆最北端的Cabo de la Vela。

在我们旅行的途中,哥伦比亚政府也决定重新开放国际航班出入,在打卡了Cartagena和波哥大两座名城之后,我们终于实现了哥伦比亚胜利大逃亡。

虽然遭遇了艰难的疫情管控,中招了新冠,但是我们很庆幸,哥伦比亚这一趟没白来。

墨西哥

墨西哥的全手工Tortilla作坊

如果要问疫情开始到现在哪个国家的心最大,那么一定是非墨西哥莫属了。

在疫情最为肆虐的2020-2021这两年,如果你去IATA的网站上查询各国的入境管制政策,你会发现只有两个国家没有任何的隔离,检测以及疫苗相关要求,随便进随便出,这两个国家一个是阿富汗,另一个就是墨西哥。

当然,出入境管理只是疫情管理的一部分,对内,墨西哥政府还是象征性地做了一些管制,例如在大型商场门口派驻保安测量体温(虽然绝大部分时间测出来的都是死人的温度32-33℃),公交大巴上提示戴好口罩等。作为一个游客,我能看到的仅此而已。

看Worldmeters上面公布的统计数据,你会发现,作为一个人口超过一亿的躺平防疫大国,墨西哥的确诊病例数量一直都和它的人口体量不是特别相称。但是如果你看死亡人数的话,就是另一番场景了,墨西哥的死亡人数一直稳居世界前五,我有足够理由相信,墨西哥上报的感染人数是有极大误差的。

墨西哥跟美国一样是一个联邦制的散装国家,这意味着每个州都有很大的自主权,对疫情管制的松紧程度也不尽相同。例如,在靠旅游业吃饭的Quintana Roo和Chiapas,管制就相当的松,在San Cristobal de Las Casas,我们甚至感觉不到疫情的存在。但是在Mérida和墨城,管理就相对要更严格一些。

不过总体而言,论全世界国家的疫情躺平程度,墨西哥说第二,应该没有其它国家敢说第一了。

危地马拉

危地马拉Lake Latitlan San Pedro街头

实话实说,疫情开始到现在,我还没有做过一次核酸检测。我只做过两次快速抗体检测(Rapid Antigen), 一次是为了从墨西哥回波兰,另一次就是为了入境危地马拉。

不过,虽然要求入境提供检测或疫苗证明,但是入境之后我们才发现,危地马拉国内也跟墨西哥也没啥两样,基本属于躺平状态。

在危地马拉。我们绝大部分时间住在Latitlan湖边,这里是危地马拉玛雅土著人的聚集地,而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甚至都不太相信现代医学。我曾经在墨西哥Chiapas的Chamula可口可乐教堂亲眼目睹一位玛雅大叔在上帝(雕像)面前亲手拧断了一只活鸡的脖子为他生病的老伴治病。

几百年前,西班牙的殖民统治者为玛雅人带来了天主教,但是他们显然并没有完全抛弃自己原本的土著信仰和图腾,于是才会出现在天主教堂现杀活鸡治病这种诡异的疗法。

所以,你认为他们会care所谓的新冠病毒么?

在Latitlan湖边的各个玛雅小镇上,除非你执意往医院诊所里面跑,否则你是感觉不到新冠病毒的存在的,甚至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上你都很少能一个戴口罩的人。除非你感染了新冠,否则,生活在这里就仿佛生活在一个压根就没有新冠的平行世界。

作为昔日被联合果品压榨的香蕉共和国,和世界上为数不多为了蝇头小利与我国台湾省保持伪外交关系的边缘国家,你可以想象它想要买到疫苗的难度。据我所知,危地马拉最终还是获得了一定数量的阿斯利康疫苗,日本曾经甩了一批自己不愿意用的阿斯利康疫苗给我国台湾省,那危地马拉这批来之不易的阿斯利康到底是哪里来的呢?你猜。

波兰

秋天的波兰 - 简称『秋波』

2021年6月, 在拉美世界游荡了将近两年后,由于依然看不到任何"低成本"回国的希望,我们决定回到我太太的娘家波兰住一阵子。

彼时的波兰刚刚经历了疫情爆发之后的第二大感染/死亡波峰,进入了一个相对低风险安逸阶段,那时候看数据波兰每天新增病例常常只有几十例,死亡人数也只是个位数而已,对于欧洲人来讲,这种状况跟我们国内所谓的社会面清零区别不大了。

所以2021年整个夏天,我们在波兰看到的所谓新冠防疫措施甚至比墨西哥,危地马拉等躺平国更为松垮。公共交通,大型商超内不戴口罩的大有人在。8月份我们去哥白尼的故乡Torun市旅游,那里的游客已经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人们似乎早已忘记了疫情的存在。

然而随着秋天的到来,天气慢慢转凉,加上Omicron变种的出现,疫情的阴云又再一次笼罩了波兰。而后接下来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桩乌龙事件也从侧面证明了波兰的防疫有多么混乱不堪。

起先是我太太身体感觉不适,有些许感冒症状,于是去看了家庭医生。医生的初步诊断是这就是普通感冒,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建议她去做个核酸检测比较好。于是她遵医嘱去了核酸检测点,由于排队检测的人太多,她在寒风里面排队站了一个小时才轮到。本来就感冒了,这一冻更加剧了她的病情。当然,跟后面比起来这还不算什么。

检测完第二天,我太太接到了检测中心打来的一通电话,电话那一头是一个机器人,以播放录音的形式向她通知了她的检测结果是新冠阳性,建议居家隔离至少10天。

这一下我们全家都炸锅了,由于我还没有任何症状,但是属于实际意义上的密接,所以我要不要跟她一起隔离呢?最后的决定是我搬出来,到另一个屋的客厅睡,我太太单独隔离。换句话说,在波兰,无论是阳性还是密接,你是否会严格遵守居家隔离,全靠自觉。

隔离到第四天的时候,我太太越发感觉自己的症状不像是新冠,于是她多了个心眼儿去检测中心网站上重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检测结果,结果发现网站上现实她的检测结果是阴性,她赶紧给疾控中心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是: 不好意思,机器人打的那通电话一定是搞错了,请以网站显示结果为准。

我只想说:WTF!

土耳其

土耳其Kas周末农夫集市

当初之所以选择来土耳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之一就是这里的疫情入境管制不是特别严格,只需要提供完整的疫苗接种证明/半年内新冠感染康复证明/检测阴性证明即可。

而这些证明,也仅仅是在我们上飞机时候给波兰方面的值机柜台看了一眼而已,我们到了土耳其之后,别说没人看这些证明,就连测体温这一环节都省略了。

我们落脚的第一站是土耳其第四大城市安塔利亚,在入境土耳其之前,所有国际游客都必须上网填写一个健康状况声明表格,表格填写之后会生成一个二维码(HS Code)。在土耳其的大城市里,这个二维码还是很重要的,因为没有它你将无法出入大型商场和乘坐公交。

不过土耳其政府对于控制疫情所能做的管制措施也就是仅此而已了。

由于在安塔利亚没有租到合适的房子,我们搬到了3小时车程之外一个只有6000常住人口的海滨小镇Kas(卡什)。由于这里并没有什么大型商场,也没有刷卡的公交系统,所以上面提到的HS Code也没了用武之地。

新闻报道上,Omicron在土耳其疯狂肆虐,每天新增十万例确诊,现实生活中,我们几乎感觉不到病毒的存在。原本刚刚来的时候,绝大部分人还是会在超市里购物时或者乘坐巴士时象征性地戴上口罩。但是自打俄乌战争开始,大量的俄罗斯人涌入了这个小镇,他们压根就没有一丁点想要戴口罩的意愿,在他们的带动下很多当地的土耳其人也不care了,包括在超市工作的员工们。

结尾

也许很多朋友看完我这篇文字,也许会产生『共存』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错觉,这大概主要是由于我本身还算比较幸运,只中招了一次新冠,症状较轻,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发生在这些躺平国家的贫民窟和医院里面的人道主义危机,我作为一个游客自然是看不到的。

在我看来,无论躺平还是清零,每个国家选择的防疫政策都是其政府高层领导人在国家能力范围内做出的最适合其国情和大多数国民的最优选。而他们做决定的视角是我们普通老百姓不具备的,这也许是一些人埋怨政府的根源所在。

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疫情发生后到现在,我认识的生活在中国以外的朋友(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几乎都无一例外地中招了新冠,而我在国内的亲人和朋友们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中过招。

换句话说,生活在中国,你大概率是不用担心自己会感染新冠的,即便是在目前水深火热的上海,而在国外,特别是躺平国家,没中过招的才是珍惜物种。我想这就是我国政府必须要在现阶段坚持清零不动摇的意义所在吧。

本文系数字游民Jarod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坚持原创不易,你的打赏和转发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数字游民部落致力于推广目前在全世界日益流行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和Lifestyle Design的方法和理念。

数字游民知识星球是目前中文互联网最权威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设计主题社群,最大的数字游民中文资源库,云集环球旅行,远程工作,自由职业,跨境电商,创作者经济等各路专家达人。 长按下方二维码加入数字游民知识星球,开启你的生活方式设计之旅。

image.png

数字游民部落官网:JARODISE.COM

本文系数字游民Jarod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坚持原创不易,你的打赏和转发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数字游民部落致力于推广目前在全世界日益流行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和Lifestyle Design的方法和理念。

数字游民知识星球是目前中文互联网最权威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设计主题社群,最大的数字游民中文资源库,云集环球旅行,远程工作,自由职业,跨境电商,创作者经济等各路专家达人。 长按下方二维码加入数字游民知识星球,开启你的生活方式设计之旅。

Discord限时开放群: https://jarodise.com/discord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