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有人说,隔离期间度日如年,但是我却感觉白驹过隙,不知不觉中,麦德林的封城隔离生活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就在昨天,哥伦比亚总统宣布,戒严状态将会被延长至5月11日,且不排除继续无限期延长的可能。

从哥卫生部今日公布的数据来看,一个月的隔离防控手段还是起到了一定效果,病例和死亡增长速度有明显放缓的趋势,R0也已经被降到1以下。基于该数据带来的信心,哥政府也决定逐步放松戒严措施,从下周起,部分核心工业生产部门开始复工,而人们也可以开始出门在家门附近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散步,锻炼。

今天主要想聊聊隔离期间发生的几件糟心事,同时借此给未来计划来哥伦比亚或者拉丁美洲的数字游民们做一些心理铺垫。

**第一件事有关网购。**戒严刚刚开始的时候,意识到健身房是没法再去了,我们决定买个瑜伽垫在室内锻炼,跑到超市发现运动相关器材区域早被一抢而空,于是想到了从网上买。哥伦比亚(乃至整个拉美地区)最大的网购平台叫做MercadoLibre,我们在上面找了一家店,忐忑地下了一单。从注册到最后信用卡付款,整体体验都还算比较顺滑,而且付款后提示商品将在两天内送货上门,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物流状态在下单5天后也没有任何更新,联系店家毫无反应,MecadoLibre也没有任何线上客服投诉渠道,最后等了一个礼拜后决定取消订单,结果是,取消订单很容易,一键就完成了,但是退款。。。对不起,您得等一个月。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拿到这笔订单的退款,而且并不是很确定后面100%能够拿到。

**第二件有关外卖。**哥伦比亚(乃至整个南美地区)最大的一个外卖平台叫做Rappi,去年甚至拿到了软银10亿美元的投资,可谓风头正盛。这次疫情,因为哥伦比亚政府颁布的强硬关停隔离措施,Rappi更是成了哥伦比亚不可或缺的防疫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平时偶尔也会使用这个App叫个外卖什么的,整体体验还是很不错的。

直到。。。直到两周前的一天早上,我起床一看手机,发现信用卡发来一条19900比索的扣款提醒(约合人民币40元),扣款方是RappiPrime,鉴于这笔交易发生在早晨6点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可以断定不是我本人误操作。Rappi和我们国内美团和饿了么一样,有一个VIP会员订阅计划RappiPrime,价格是19900一个月,主要可以用来减免运费,但是我用得比较少,所以一直没有买这个会员,然后Rappi这鸡贼的公司居然就决定偷偷地扣款替我买了。。。

发现这个问题后我第一直觉是先给招行信用卡客服打电话,看看有没有可能拦截这笔交易,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一定要拦截就会按照盗刷来处理,那么我的这张信用卡也就废了,新卡肯定不会给寄到哥伦比亚。

于是只能跟Rappi的客服联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相比垃圾的MercadoLibre,Rappi至少还有个线上投诉的渠道,但是无论我发什么,他们给我的答复都是一段明显的复制粘贴的文字,大意就是告诉我如何取消订阅这个会员服务。我想40块也没多少,这个月用几次就回本儿了,吃不了大亏。不过还是先取消订阅,免得下个月又继续自动扣款。结果我刚一取消,Rappi就告诉我我的会员资格已过期,合着我这40块钱被偷偷扣掉,到头来连个响都没听到。

咽不下这口气,最后我只好请我们House里与Rappi斗争经验丰富的哥伦比亚土著美女Natalia用西班牙语帮我写了一条投诉信息,告诉他们如果不给我妥善处理,我就要去哥伦比亚消协找他们麻烦。这条信息发出去真的立竿见影,不再是复制粘贴的回复了,开始问我索要信用卡扣款的截图凭证。于是我把截图给他们发了过去,又经过一段时间漫长等待,终于在昨天,Rappi客服邮件通知我,是他们的工作失误,决定从即日起补偿我一个月的RappiPrime会员服务,潜台词是:“想退款?!门儿都没有!”

**最后一件糟心事有关快递。**前不久工商银行内蒙古分行发起了一个为海外学子邮寄爱心防疫包的活动,我妈担心我在这里买不到口罩,就把我在哥伦比亚的地址提交上去参与了一下,出乎我的意料,这个爱心包前不久真的寄了出来,而且用的是邮政航空速递,邮费将近600。

因为哥伦比亚这面没有官方邮政(只有一家叫做472的丢包率极高的半私营垃圾公司),所以国际快递包裹到达哥伦比亚后通常会转由DHL进行处理。上周,我接到DHL打电话过来说,我的一个包裹即将到达哥伦比亚,需要我支付81000比索(合人民币160)的清关手续费方可进行投递,我当时觉得有点懵B,20个医用口罩,声明价值5美元,就算课税也不至于这么多啊。

仔细阅读DHL发来的invoice后终于搞明白了,原来这个包裹的关税只有4块钱人民币,DHL为了能让我尽快收到包裹,替我垫付清关,而我需要为他们这项贴心的服务支付130元的清关服务费和30元的服务费税。我只能说,DHL真TM是一家处处替用户着想的“良心”公司啊!

然后,我上谷歌上搜了一下,发现全世界像我一样被DHL坑爹的案例比比皆是,DHL的套路是,发件时闭口不提任何有关清关手续费的事情,但是邮件一旦发出,甚至可能还没出发出国的海关,收件人就会收到DHL的“勒索”通知,告知收件方海关需要课税,同时DHL会代为办理海关清关服务,并产生相关费用,因为这笔费用是flat-rate,与商品价值无关,所以当你发一个价值并不高的商品的时候,这笔费用就显得极为不合理,比如我的这个包裹,总价值只有5美元,DHL就要血盆大口收27美元。

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我找到了DHL官网的投诉页面,表示对这项不合理收款的质疑,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DHL官方客服的回复,他们的解释是,所有入境哥伦比亚的包裹都要被哥伦比亚海关课税,无论是否私人物品,我的控诉理由是,DHL并没有在发件时明确告知发件人会产生清关服务费,这是对消费者知情权的无情践踏。最后令我没想到的是,DHL客服居然被我说服了,给我免了这笔费用。宇宙行的爱心包也在今天早上顺利到我的手中,终于不用待着门口小药店买的单层无纺布山寨口罩冒险出门买菜了。

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歌词: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待续。

本文系Jarod Zhang原创,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坚持原创不易,你的打赏和转发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数字游民部落致力于推广目前在全世界日益流行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和Lifestyle Design的方法和理念。

数字游民知识星球是目前华文圈最权威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生活方式设计主题社群,最大的数字游民/远程办公/环球旅行中文资源库,云集环球旅行,远程办公,自由职业等各路达人大V。长按下方二维码加入数字游民知识星球,开启你的生活方式设计之旅。

数字游民部落官网:JARODISE.COM

微信公众号:数字游民部落